城市内涝,每年夏天总会成为热点话题——“在熟悉的地方,看熟悉的海”,调侃的背后,是市民对一座城市治理的关注和担忧。


根据水利部的数据,2010年至2016年,我国平均每年有超过180座城市进水受淹或发生内涝。


城市内涝,是指由于强降水或连续性降水超过城市排水能力致使城市内产生积水灾害的现象。造成内涝的客观原因是降雨强度大,范围集中——而背后可能是城市地形地貌、排水系统、城市环境等原因。


内涝正在成为一种新的“城市病”:在快速城市化进程中,因为城市排水系统的规划、建设跟不上城市规模快速扩张,一旦汛期到来,大范围强降雨天气导致城市内涝。


今年3月底,住建部印发《关于2020年全国城市排水防涝安全及重要易涝点整治责任人名单的通知》,要求各地做好2020年城市排水防涝工作,推进城市排水防涝工作,确保城市安全度汛。


根据我省天气预测情况,5月1日起,四川正式进入汛期(5月-9月),其中主汛期在6~8月。据了解,全省平均降水量接近常年均值,其中眉山、乐山、雅安、成都、内江、自贡、宜宾、资阳、泸州、阿坝、甘孜等地降水量较常年同期偏多1~2成,其他地区降水量较常年同期偏少1~2成。


四川省住建厅相关负责人介绍,在《防汛抗旱水利提升工程实施方案》确定的国内100个易涝城市中,其中,我省有5个城市:成都、绵阳、宜宾、南充、遂宁。


四川省重点城市内涝整治的怎么样?为破解城市内涝问题,这些重点城市都在做哪些积极努力和探索?本期,我们走进省会城市成都实地调查。


成都启动史上最大规模、全方位地下管网普查整治


“报告!人民塘路下穿隧道顶部民兴路路面严重积水,路灯灯杆倾伏、井盖缺失破损……对车辆和行人造成危险!”接到指令后,成都市城管执法总队、市道桥监管中心、市照明监管中心、市井盖办等部门迅速调集抢险队伍、机械设备以及应急物资火速奔赴成华区人民塘路下穿隧道顶部民兴路。


这是5月8日,成都市为有效应对汛期城管领域可能发生的各类突发事件,而启动的汛期突发公共安全事件应急处置“双盲”演练。


虽然不是沿海城市,和其他城市一样,每到汛期,成都也会面临发生城市内涝的场景——部分城市老旧小区、天府二街以及人南立交等区域一度让人印象非常深刻。


汛期来临,成都准备得怎么样?作为全国100个易涝城市之一,成都正在做哪些努力?


“除了汛前集中开展下穿隧道整治,对于天府二街等重点区域成都也正在开展系统性整治。”成都市水务局相关负责人介绍,同时,成都还正开展一场该城市史上最大规模、全方位排水管网普查及数据采集,而这在国内省会城市尚属首次。


汛前成都全市152座下穿隧道已集中清理整治


4月21日下午14时,成都市火车南站附近,393米的天和西二街隧道旁的泵站内,10多名工作人员正在抓紧时间疏掏泵站集水池里的淤泥。


“这是每年我们在5月1日汛期来临之前进行的一套标准动作,把所管辖隧道的边沟和集水池等排水设施全部进行一次疏掏,确保汛期下穿隧道安全有效的运行。”成都供排水监管事务中心城东管理所所长张涛介绍,如果下穿隧道排水边沟和集水池里的淤泥不及时疏掏,会影响隧道的收水功能和泵站内水泵的抽排效果,如遇强降雨有可能造成隧道短时积水,也就是内涝。


汛前,下穿隧道除了疏掏任务,工作人员还将对隧道的设施和设备进行统一维护保养,包括高压维保、弱电控制柜维护、PLC系统调试、发电机组维保、水泵维护保养等11项规定动作。


泵站与隧道是天然相伴生的,也是隧道的附属设施。张涛介绍,隧道安全有效运行,需要泵站的支撑,建设隧道和建设泵站必须配套,“一般来讲,短隧道只有一个泵站,长隧道有两至三个。”




2.8公里长的金融城隧道,配备了3个泵站;火车东客站附近1.7公里长的锦绣隧道,配备了3个泵站;位于成都闹市区的红星路隧道也配备了2个泵站……目前,张涛所在的成都供排水监管事务中心管理着主城区40多座下穿隧道——而整个大成都范围内,共有152座下穿隧道。


泵站排涝功能如何发挥?据介绍,目前泵站已经实现了自动化运行,都是根据控制软件设置水泵启停水位,“到了警戒水位自动抽水,一台泵的抽水能力是600立方米/小时,3台就是1800立方米/小时。”


“我们的工作就是通过日常维护和监督管理工作确保成都的排水设施和下穿隧道安全有效的运行。”张涛介绍,在主汛期,中心将实行24小时值班备勤制度,对于防汛隐患点位和繁华敏感区域的设施要做到“小雨巡视、大雨蹲守”,确保不发生大的城市内涝。


成都市水务局相关负责人介绍,针对汛期,成都市水务局已与成都水文局、成都气象局建立会商机制,“汛期来后建立了每月一次大会商,每周一次周会商,每日有一次会商,在暴雨来临的时候,或者在前期即将降雨的时候,我们还有一个加密会商,四级会商的体系,有这样的预报预警我们会及时的通知到、传达到基层的一线的防汛机构和工作责任人。”


“天府二街-五街”区域东沟河道改造将于明年汛前完成


成都“天府二街-五街”区域,作为成都新经济活力区,是年轻上班族上班较为集中的地方,近年汛期出现了不同程度内涝。


2019年7月22日,成都暴雨来势汹汹,同时也登上了热搜—— 当天,成都市气象台7月22日10时50分发布暴雨黄色预警信号,四川启动防汛IV级应急响应,“天府二街-五街”区域出现了不同程度的内涝,造成部分道路交通受阻、给周边居民出行带来极大不便,在网络上引起热议。


“实际上,去年7月22日那天,主要积水在二街、五街。”高新区防汛办相关负责人介绍,造成城市内涝的原因一般主要有两方面:一是市政管网排水能力的问题,二是河道泄洪的能力问题。“高新南区地下排水管网设计标准严格按照《室外排水设计规范》3到5年暴雨重现期建设,产生内涝的主要问题,除短时间强降水的客观因素外,东沟自身泄洪能力不足和锦江河道水位过高也是重要原因之一。”


2019年7月22日汛后,成都市住建局牵头组织成都市市政工程设计研究院和广州市市政工程设计研究总院有限公司对内涝成因进行系统性分析,并编制《天府二街-天府五街内涝分析报告》。


该《报告》也指出:天府二街-五街区域产生内涝的原因,除了路口雨水篦子收水能力相对高强度降雨较弱、污水井冒溢等原因外,也包括“东沟排水能力不足,导致东沟水位较高,管网排水不畅,以及锦江华阳段未按防洪规划改造完成,对上游东沟排水有一定影响”等原因。


东沟,是位于高新区的一段4.6公里长的沟渠,起于天府一街,沿益州大道向南至天府二街后,拐至天府大道,沿天府大道东侧往南汇入锦江,为天府一街至天府五街区域重要的防洪通道。


目前,成都高新区已将东沟河道改造工程纳入2020年高新区政府投资重点建设项目开展整治工作,主要为“拓宽加深”,增强排水能力。“这一改造完成后,“天府二街-五街”区域应对强降雨天气的能力将大幅提升,在类似近年出现的暴雨天气下,也将不会发生内涝积水的情况。”


“东沟河道改造工程今年汛前无法完成,为保证这一区域度汛安全,成都高新区防汛抗旱指挥部现已采取针对性应急整治措施。”上述负责人介绍。


为此,今年应对措施包括:对天府大道(天府二街-五街)沿线雨水篦子、雨水检查井、管网及东沟实施了清淤,路口均增设了雨水篦子,最大程度增加雨水收集能力,同时“对区域防汛进行重点防控布置,提前准备应急抽排设备,安排专人值守,如出现内涝情况及时开展抢险排涝工作,避免对市民出行造成不便”。



4月21日,成都市武侯区武阳大道一段,两台工程车将一处地面围起来,下水井盖被揭开,工作人员正在进行紧张的梳掏作业。


成都兴蓉市政设施管理有限公司副总经理秦忠荣告诉记者,成都正开展一场该城市史上最大规模、全方位排水管网普查及数据采集——这在国内省会城市尚属首次。


“去年7月至9月,我们对两江环抱区地下管网进行了普查,今年我们开启了对四环以内(主要是五城区+高新区)地下管网的全面普查。”秦忠荣介绍,普查检测及病害数据采集主要通过机器人作业来进行,管道病害主要包括地下管网塌陷、变形,渗漏、堵塞、腐蚀、 错口、脱节、起伏等内容。


成都中心城区两江环抱区域,即由府河、南河、饮马河和西郊河围合而成,包括少城、皇城及大城核心区。对于两江环抱区域普查,覆盖城市面积13.6平方公里,道路423条,排水管网397.38公里,普查探测及采集数据包括管网坐标、高程、管径、材质等149类,共计1009651个设施属性及扩展数据。


普查结果让人很震动:发现重大病害共计6886处,重大病害密度达17.33处/公里,其中,沉积、障碍物、结垢等堵塞类病害3030处,占比44%;腐蚀类病害1709处,占比24.8%;垮塌、变形类病害474处,占比6.9%


原因多种多样——以堵塞为例,主要原因在于:管道维护中“掏井不掏沟”现象普遍存在,导致管道内长期淤积;项目建设未做好市政排水设施保护工作,导致管道内混泥土、沥青随处可见,形成硬质沉积;餐厨油污未经处理或直接倾倒市政管网,长期会导致管道内壁形成厚层油垢。


“我1981年参加工作,在我印象中,是第一次这么大规模通过这种方式来对地下管网情况进行摸底普查。”秦忠荣介绍,绝大部分是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城市加快发展以来建设的管道,在中心城区,还仍然有一部分老旧管道,“有一些,甚至是解放前的,破损很严重。”


而同时,各个年代的管道建设标准又不一样,一度时期“重面子、轻里子”这样的时代问题,也导致地下管网建设也没有收到充分的重视。


城市排污管网如同人体的血管,是城市安全高效运转的重要保障。“这些病害不仅严重影响排水设施排放能力,长此下去,部分管道将丧失功能,引发污水冒溢、市政道路塌陷等连锁反应,影响城市基础设施运行,对城市公共安全造成重大威胁。”成都市水务局相关负责人表示。


“今年,我们将在完成四环内地下管网普查的同时,争取完成成都中心城区两江环抱区域地下管网整治,整治工程中重大隐患整治将投入3.5亿元,还这些区域一个畅通的地下排水系统,大大减轻城市内涝的压力。”秦忠荣介绍。

【文章来源:川报观察】


2020年05月20日

行业资讯|合肥市地下管线建设迈入新时期
行业资讯|从“挖掘机指数”看管线事故问题

上一篇:

下一篇:

行业资讯|成都市启动史上最大规模全方位地下管网普查整治

添加时间: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